积家推出梵高《自画像》珐琅彩绘翻转腕表腕表

全球时尚品牌网 / king / 2016-08-25

 

  继2015年为伟大的印象派画家文森特·威廉·梵高(Vincent Willemvan Gogh)逝世125周年而发行一款《向日葵》隐藏式珐琅彩绘翻转腕表之后,瑞士高级制表品牌 Jaeger-LeCoultre 积家再度携手位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于2016年7月倾情呈现一款全新《自画像》Reverso à éclipses隐藏式珐琅彩绘翻转腕表,以经典的翻转表壳与梵高自画像,再次谱出另一首绝妙乐章。

 

  180 多年来,积家汝山谷大工坊一直培养超卓工艺,全心全意以珍稀手艺或创新技法,将之更新发展。 往昔与今朝相互辉映,形影不离,构成美学与技术的无穷面貌。 在积家表厂延揽旗下的多种工艺中,珐琅彩绘工艺犹能突显品牌超卓才华。 17 世纪以来,罕见工艺互为表里,在腕表装饰领域独领风骚。 如今,积家珐琅彩绘工艺已有炉火纯青之境;除此之外,它更运用这项天赋向各界艺术致敬。 举凡克林姆(Gustav Klimt)、维梅尔(Jan Vermeer)、慕夏(Alfons Maria Mucha)等大师的经典画作,到梵高(Vincent Willem van Gogh)《向日葵》、《星空》等,都在积家表盘上大放异彩,藉由艺术姿态传递瑞士传统制表工艺的精髓。

  珐琅彩绘起源

  珐琅是十分罕见的一种古老艺术,可追溯至数千年前。 珐琅的纵迹始现于公元前5 世纪的地中海,主要集中在塞浦路斯和埃及。 古希腊雕塑家也用珐琅装饰雕像作品。 以隔断将珐琅切分的技术称为掐丝珐琅(cloisonné ),从6 世纪起开始盛行。 12 世纪,内填珐琅(Champlevé )风靡西方世界。 该技术将珐琅填入凹凸不平的金属板, 经焙烧后固定成型。 同时,透明珐琅也开始流行于世,与原本以浓郁为主的色彩分庭抗礼。

  到了18 世纪,珐琅微绘兴起,使用细毛笔(往往只有一根毛发),在白色珐琅背景上一笔一笔绘出色彩。 珐琅微绘在瑞士盛行一时,日内瓦随即成为珐琅微绘之都。 珐琅工艺正是在此融入钟表艺术。 两种艺术形式水乳交融,造就18 和19 世纪璀璨夺目的钟表巅峰杰作。 白色珐琅打底、装饰、焙烧、助熔剂加工...... 珐琅工艺繁复异常,难以掌控。 因此,如同生产机芯零件的钟表师一样,珐琅师也是难得一见的专门工匠。

  积家珐琅艺术早期运用在怀表、座钟,而将微绘珐琅在腕表上的应用或许最早来自Reverso系列表款。 Reverso系列腕表自1931年诞生至今,一直是当代表坛的经典传奇。 它之所以脍炙人口,不仅因为散发出装饰艺术的精神与风格,也因为表背可凭借个人化订制使每枚腕表成为独一无二的艺术杰作。 当时派驻印度的英国军官,钟爱以珐琅微绘将所属球队的代表颜色、队徽、家徽、甚至重要的亲人画像绘制于表背,紧密承载于手腕之间。 Reverso 腕表的背面成为诠释特立独行的个人风采,重塑时间的意义的新天地,任由无穷的想象力驰骋方寸之间。

  积家微绘珐琅艺术

 

  「微绘珐琅」被公认为难度最高、艺术成就最高的技法。 因为不论是掐丝珐琅或内填珐琅,都是将固定的填入釉料空间,唯独微绘珐琅根据既有的图样微型缩影到面盘上进行彩绘。 首先,珐琅彩绘师需在面盘表层涂上数层白色珐琅釉彩,接下来才开始绘制图案,珐琅彩绘师使用极纤细的毛笔以细腻的笔触蘸染彩色釉末,绘制出精美图案。 另外还需掌握窑烧正确的时间和颜料个性,才能将维妙维肖的珐琅固色保存。 微绘珐琅须经多次焙烧,各种颜色在不同熔点下纷纷熔化,因此珐琅作品最终呈现何种面貌,实是难以预料。 珐琅工艺讲求无比耐性。 一幅数平方厘米的画作,须费时数周的精工细作。 此外,每一次焙烧都是冒险,作品随时功亏一篑。 珐琅制作过程中最具风险的一步“烈焰技术” 是一种珐琅彩绘的固色法,采用极度复杂的传统技法制成,这一过程需在摄氏800度的高温下进行,因此只有少数的珐琅彩绘师能担任此一重任。

  珐琅微绘工艺属于制表的珍稀工艺之一,现今很少有学校仍在教授这一传统工艺。 积家表厂再现古老的珐琅微绘工艺,倾力寻找最纯正优质的珐琅交由积家的珐琅工艺大师进行创作。 原为制表师的米科洛·麦塞尔(Miklos Merczel)除了制表工艺外,更崭露珐琅彩绘的天份,经过多年经验在成立珐琅艺术工坊,积家成为瑞士唯一拥有珐琅自制(In-House)技术的品牌。 如今,珐琅彩绘工坊已拥有三位珐琅大师共计七位珐琅微绘工匠。 每枚彩绘腕表需要极为灵巧的手工、完美掌控颜料和数百小时的全心投入才能臻至完美。 积家实现了将钟表与精细艺术完美结合的梦想。 微绘珐琅腕表以不变形、不退色成为鉴赏家们最梦寐以求的艺术珍品。

  珐琅微绘的色彩持久亮丽,作品历久弥新,运用来保存名画更具极高艺术价值。 积家多次运用珐琅工艺来向艺术家致敬,例如在Reverso翻转腕表背面展现“新艺术风格”画家阿尔丰斯·慕夏(Alfons Mucha)的作品;又或临摩画家维梅尔(Jan Vermeer)「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明暗对比的光影效果、和人物流露的情感,都透过细腻笔触忠实呈现。

 



    阅读延展